2014-03-17

19 Strengthless

不是疲憊只是覺得很無力。
腦袋很傲嬌地自我停滯了快半年,除了追著一些行事曆上的deadline跑、焦急地趕稿之外,對於那些在行事曆之外的、更遠的目標,總是無力去思考。甚至想自我放逐、不顧一切的擺脫未來---不確定性高的嚇人、高的讓人恐慌。只是這似乎還沒什麼,至少在我想過來人眼裡這看起來沒什麼,畢竟更令人恐慌的,是再不過百日即將要面對的另一場、令人無從喘息的硬仗。









在臉書上瀏覽許多粉絲專頁,漸漸的變成生活中的一部份,當然不是在關注那些個人的生活隱私,而是閱覽著每個充滿善意、充滿新知、充滿鬥志的專頁內容。然後我總望向檯燈旁的立鏡看看一臉呆滯、魚乾樣的自己,心裡想著「What the hell am I doing?」然後想像自己奮力地賞了自己一拳一掌。
可惜還是沒有長進。

2014-02-26

18




{Utopia;} 麥特之二

--麥特之二--

彷彿霾似的,天黑濛濛的一片,清晰度愈來愈低,砲火的黑煙逐漸濃稠,幾乎遮蔽了最後一絲光線。避難所裡的人全分不清現在究竟是黃昏還是已經入夜。

外面的炮火聲依舊持續不間斷地響著,聲音沒有遠去,我不敢想像當戰爭結束後,避難所的門一打開,會看到多麼狼狽不堪的地坑。不過外頭持續一整天轟隆的聲響,似乎讓避難所裡的人開始放鬆警戒心了,畢竟爆炸聲儘管不斷出現,卻沒有任何砲火打進避難所裡。彷彿避難所外有一座堅固的隱形防護罩一樣。孩子們開始在四處奔跑嬉鬧,模仿外面的士兵與叛軍;婦女們則紛紛往中央廚房移動,自告奮勇地幫忙燒菜、盛盤、並且一區一區的分送晚餐;晚飯後又由婦女們主動親切地收起碗盤、而孩子們喝飽吃足的,填滿了精神,蹦蹦跳跳地,成了餐敘的主角。大夥圍繞著孩子們看著他們手舞足蹈,好不熱鬧。
就好像外頭的一切從來沒發生一樣。

突然地,鐵門吱的一聲,被打開了。